2017年8月9日星期三

我是我

有位认识我快2年的朋友问 :和妳一起生活的家人会不会有压力?

我其实不难理解她的疑问。我也非常明白她的处境与感受,和我一起共事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准、快、完整不缺、效率高、有纪律......是我对自己的交代(不是要求)。其实我已经把标准降低了许多,要是早在十多二十年前的话,我想她会接受不了。

曾经有人问过我关于闺蜜(要好交心的女性朋友),我的回应是没有,理由简单,和我在一起若不懂我就会颇感压力,我不想让对方难受。有一次一位站在我身旁的师姐,因为我诵经的调子和她不一样,让她颇感压力(我其实很小声了)。唉,过去世没有结好缘啊!

一些初相识的朋友,时不时都会用一些字眼来形容我:好强、严肃、advance (超越)、要求很高、爱炫......

我前上司说那是有性格(哈哈!)  我常说那只是最基本的,那是必须做到的标准,我只是做回我自己。结果,好意变成了爱炫,拔刀相助变成了好强,认真劝告变成了严肃,做好自己变成了advance......这些年来我已经把身段放到很低了。多年前的一位好友曾经说过像我这种人无论多低调,还是躲不过。我能够理解每个人的能力不一,那就做好自己,干嘛去管别人,也无必要去做比较。我确实是如此想的。

听进去的人我心感安慰;听不进去的,我不多解释也不想辨驳。懂我者真懂我;不懂我者也就罢了,无须计较。可是偏偏就有一些真懂我者、维护我者为我喊冤叫屈,觉得我不应该受到如此对待。我其实不需要同情,真的,当然也谢谢厚爱。

老实说,从小就习惯了被欺凌、冷落、孤立,该表扬时没有被表扬,该得到酬劳时往往被忽视,对于这些所谓的公平不公平、是与非
,我早已无所谓,我真的不在乎。该说的我还是会说,该做的我还是会做,别人接受不了,我也强迫不了。一个人无论做得多好,还是不能够满足所有的人。我没有必要去迎合,我也不是那种逢迎的人。该赞时我是会赞;该批评时我当然会收敛点。

当然我还是会反思,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 这句话我还是牢牢记在心底,时时警惕和反省自己。

无论如何,我觉得我还是幸运的,感恩我的亲人不但没有否定我所做的一切,还对“最真的我”宠爱有加,体谅和时时呵护。不晓得这是那辈子修来的福,但愿日日是好日;人人是好人。

没有评论: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