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

我的名字叫勇敢~希望之谷

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,我踏入了这个取名为《希望》之谷,一个神秘的幽谷。走进这里需要勇气,因为它或许唤起我某些沉睡的记忆,一些烙印的见证。

这些年来我行事随缘,参与导览的目的是为了做善事(众筹活动~历史故事馆)和多了解“这种”病症。我“终于”和“麻风”结上了缘。

“麻风”(麻疯)早我听懂人话的时候就和它结缘了。回忆小时候患上严重的皮肤病,总会让人误以为是“发麻风”,尤其是出自亲人的口中,更是痛上加痛。虽然终日与抗生素为伴,遭到众人鄙视、心灵倍受苦痛、但我还是幸运的,因为没有被隔离,遭受骨肉分离之苦。

《希望之谷》其实并不如我想象中的可怕,相反的它更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。这里曾蕴育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与情节。两天我翻阅了陈彦妮和黄义忠的著作《回家》,细细了解一群所谓“边缘群体”的故事与情感世界。每一个故事或许是一种提醒、一份触动、甚至一份荣耀。

很多事迹之所以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,那是因为它是关于一个事件的实际意蕴,富有价值核心内容。历史是随着时间发生变化的真实事迹,它教会了我们理解和清晰地思考事情的真相,并且尊重。它不应该随着岁月流逝而被遗忘,更不能因为某些原因而被篡改或掩盖。历史事迹是现今社会的需要,它展现了过去社会的种种表现,记载了当时的人文与价值,记载了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。

最后,衷心希望和祝福这样的一个计划得到大众的认可与支持。请恕在下文笔肤浅、文采不及他人,若想了解更多关于《希望之谷》导览的信息,请进入以下衔接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Valley-of-Hope-Heritage-Tours-%E5%B8%8C%E6%9C%9B%E4%B9%8B%E8%B0%B7%E5%AF%BC%E8%A7%88-287903084891131/


(以上所写纯属个人心情故事,由于文章内容涉及个人隐私,不鼓励翻贴/转载。若真有缘,自然相会。谢谢。)

2016年7月12日星期二

永不凋谢的蝴蝶兰使命

这几天特别酷热,天无甘露、滴雨不落,我家的蝴蝶兰开始泛黄了。当初师父把照顾蝴蝶兰的重任托付予我,如今出了状况,要是师父回国知道了,我可不知如何交待。

约两年前,知道师父对蝴蝶兰情有独钟,我把自家的蝴蝶兰送给师父。由于法师们在这方面缺乏知识,后来师父得知我是一名“花痴”后, 建议法会后的蝴蝶兰都由我来照顾。因此我不便推辞,承诺花开后立即送回庙宇供佛。从此照顾蝴蝶兰成了我使命的一部分。

蝴蝶兰的花期比一般花卉强,短至一个月;长则三个月。不过,它和普通花卉不同,需要加倍的呵护与悉心照顾。在这期间,确实遇上了不少困难,最头疼的还是这里的天气稍微酷热,再加上水分和阳光都不允许过量,想盼它开花确实是一挑战。回想起当初大家都说蝴蝶兰难照顾也不常开花,如今终于搞明白了。还好,我有位植花高手~老爸,顺理成章地成为我的军师。记忆中只要经过老爸的手,花树无不长得绚丽娇艳。我小时候就像只蜜蜂(比起形容像蝴蝶来得贴切),总爱穿梭在老爸的花园,看老爸种花植树,向他学习确实是件乐事。

有一次,我把花送回庙宇去,同修们看着兰花个个赞叹不已。师父开示时,还让我和大家分享种植蝴蝶兰的点滴呢!其实也没什么秘诀,除了以上所说的条件,最重要的就是用心与强烈的使命感。我坚信每一个生命的诞生都有他必须履行的使命,纵然此生不比花娇艳,即使不如星耀眼,或许停留的时间也很短暂,但就是不能白白地荒废掉。

如今庭院里的蝴蝶兰已增至二十余盆了,有时候凝望着蝴蝶兰,不由自主地冥想:人生无常、短暂的生命犹如不可能不凋谢的花,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,这些曾经被我搂过抚过的蝴蝶兰,将情归何处?或许在我生命璀璨的时刻拥有过它们,在乎过它们,尽心尽力去爱护它们,我此生应当无怨无悔吧!


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

逸趣

心血来潮,进来看看。

原以为有了面书,部落格属“遗弃一族”,没想到居然还有共鸣,实在感激不尽。

再看看最后一篇的日期,哗,原来都一年未更新过,真不好意思。过去的日子一直修身养性,也没什么心情故事,自然少了上来。

最近几个月出外打了个白鸽转,是非人事多了,有点负荷不了,身体遭殃。再加上雨天的关系,心情总会有些微动。功夫未到家,稍稍人事烦躁,心情微起波动,“多年修行一朝丧!” 唉,风过无痕,凡夫俗子谈何容易啊!

静下来第一个见的人非她莫属——陈医师。陈医师叮嘱我好好保重身体,别累坏了,对我关怀备至,担心我旧病复发。打从我一岁开始就每天服药,年少时曾间断过,后来还是得继续。对于这种与药做伴的日子,虽说已习惯,但是偶尔也会任性不屈。

初识我的朋友,确实看我外表健健康康,并未察觉不适。“前世因,后世果”,我这“血液病”从我出世就跟着我,数十年引发各种并发症。若说严重,目前虽有征兆但未发病,或许一辈子都不;若说不严重,也难说得上,病发就是瞬间或几个月,到时极乐世界见弥陀了。能够活命至今,深感安慰,已属万幸,别无他求。

前几天和一位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聊天,对方甚是担心自身的健康。我说:对任何事情若越执著,就会越遭遇不幸,别想太多,保持正念比什么都重要。对方:若能够看破、放下就好。

打了个转,身体虽不适,但是有了新的体悟。

想起一位法师曾经对我说:最高的佛法在人间......
如今我深深体会话中的“奥秘”。

“世人即能阅读有字书,却少领悟真理活书;一个人能弹有弦琴,却未必奏出心中无弦律。”

世人如你我或愚昧,执著于形式,受羁于功名利禄,却未能领悟真正的逸趣。

看来还是待在深居,与花鸟风树为伴,不闻不问,乐得清净,与世无争好。

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

人生苦短,珍惜有缘人

某天,一位同修打趣地问我曾否想过出家?

很小的时候,住家对面是坟墓,脑中常生疑问“生命到底是什么?” 加上身有顽疾,因此,思想早熟,觉得人生苦短,不想累人累己,很小的时候就决心独守一辈子。可惜未能遇上善知识,无缘入空门。

步入青春期,不乏追求者,遇到的都是“菩萨”,可是能够拒绝的都一一推到“涯边”去了,不想说的也说了,不想伤害的也做了。唯愿他们早日死心,别受拖累。虽觉抱歉,但确实没有选择。偏偏人生中就注定有那么一个,是你于心不忍到底,伤害不得的大菩萨,让你遇上了,他就是来成就我的 ~ 外子。

有时候在师父面前提起外子,师父总是夸我:你好勇敢哦!以前我会觉得愧疚,毕竟这十多年来,真的给外子增添了不少麻烦。

后来,庆幸有缘遇上佛法,渐渐明白佛理,渐生智慧,知晓人会再度轮回这个世界,遇到与自己有缘的人,肯定是过去世所造下的业,欠下的债,这一世必须回来偿还消业。就如外子常说的他是来报恩的。


佛陀说:人生有八苦(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愛別離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阴熾盛苦)。人生苦短,确实如此,只要有这生灭性的色身,求不了永恒,就算你有多不愿意,总有一天还是不得不舍弃。这就是佛陀所说的轮回之苦,唯有求解脱才能真正离苦得乐。
 

人生在世,短短几十年,苦多乐少,缘起必定缘灭,听起来消极,其实并不。唯有如此,才会珍惜有缘人。




2014年1月23日星期四

这个年咚不起、锵不响!

从来不曾如此的慢~慢慢地收拾,慢慢地清理,慢慢地购年货。总之就是拾不起过年的心情,听再多的贺岁歌曲也热不起。

往年都说了万物高涨,那今年应该是说万物“高高”涨。除了汽油、糖等等的基本必须品高涨,听说肉干和年柑的销售量也大幅度下跌。年关将即,人人紧缩裤带,能省则省,听起来不免有少许悲哀。对面的邻居一早就提醒我今年别送礼,省得麻烦,送来送去。确实能够理解,不过也难想象,在如此重的经济负担下,中下家庭是如何应对?

或许别家真的说不了,就说我们家,往年过年钱都花不多,对物质也不奢侈,虽如此,但今年还是不省多也省少。新衣裳少买一、两件,有件新的算个意思意思,自己做饼送礼,即经济又情重。年饭桌一贯如旧,没有大鱼大肉,只有素菜、水果,能够温饱肚子已经是一种幸福。

总之过年过年,有钱没钱,年还是要过。虽然说这个年怎么咚、怎么锵都响不起!但是祝贺语还是少不了,在此祝贺大家:“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”, 最重要就是:“马上有钱”!

千万别误会,这两张纸币并不是我故意撕破的,是我去银行换新纸币得来的,比中头奖还要“幸运”。



 


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

风铃花落

一早微微晨雨,风铃花落。

年少时看风铃花落,总觉得凄凄惨惨的。风铃花总让人觉得很无情,当年不知其名,因此给它取了个名字~“无情花”,取之“只要花朵沾雨必落”。

如今再看风铃花落,悠有美感,并无凄惨。毕竟花开花落属自然现象,犹如人生缘起缘灭,只愿最终做到圆满自在,此生无悔。



人,一旦生活恬静,简单少忧,转个念看什么事情都是镜花水月,时过境迁,不留痕迹,犹如泡沫,总究回归大海,回到原点。

特别钟情白色风铃木。



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

支持本地制作电影~《冠军歌王》《哥妹俩之惊历48小时》

我一向支持本土电影。学校假期又看了两部~《冠军歌王》、《哥妹俩之惊历48小时》。

《冠军歌王》有够“颠”跟“废”,当然也有感动之处。最让我过瘾的地方,当然是要数好歌听不尽(尤其近电影尾段的主题曲《心爱的人》,我特别喜欢黄明志唱的rock版,还在找着)。黄明志的电影不是人人看得懂,有人喜欢;有人讨厌。你说表面上是“颠颠废废”,实际上故事背后却隐藏着“大道理”,真的要慢慢地细心去欣赏才能体会唷!这部电影最大的“卡式”就是请来多位台湾和本地的乐坛/影坛重量级人物参与演出,值回票价。

以前看“达叔”演的都是搞笑剧,这部确实有意外惊喜。原来“达叔”的煽情戏也演得那么好。



《哥妹俩之惊历48小时》老少咸宜,故事内容虽平庸,但不失创意,不得不赞一下,尤其电影对白实在编写得“一流”,演员选配也很恰当。电影开始的那段“鬼戏”,拍得几可乱真,令人看了毛骨悚然。尤其在这农历七月,确实有点恐怖。害我不时遮住孩子的眼睛,以免他们晚上做噩梦。

女儿隔天回校,一直追问有份演出的同学关于剧情的拍摄。


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土电影。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