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29日星期二

鱼米之乡~适耕庄之旅

一部本地制作的本土连续剧《鱼米人家》声名远播之后,适耕庄这个顾名思义耕种的好地方,从此假日游客络绎不绝。

昨天7am和朋友一家从雪州出发到适耕庄(Sekinchan)去。大约1个小时半一路北上,路经瓜雪(Kuala Selangor),在那里停留1个小时左右。




历史悠久的灯塔。
等着游客喂食的猴子。
 

水族馆


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就会有庙宇,瓜雪和适耕庄也不例外,处处可见庙宇。


北上半个小时进入适耕庄,一路上在右手边可见辽阔的稻田。

每年的3月和8月是播种的最佳时刻,6月和12月却是收割的季节。我们非常幸运赶在10天前到来,要不然就看不到这翠绿渗黄的稻穗。

还有10天就可收割的稻穗。


我们来到A村,其中一间米厂的工作人员讲述他们从台湾引进最新科技,以机械代替人工插秧和收割,效果快速。


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(李绅)。
这首诗说明了粮食来之不易。

还未磨成白米的谷粒。


这里是耕种的好地方(A村),当然少不了果园,尤其芒果多的是。

还未成熟的柚子和人参果。



参观完稻米厂,已经是午餐时间,大家都饥肠辘辘,到B村的一家素食馆用餐。道地种植的米煮成的白米饭和菜,实在美味极了。(喜好葷食的朋友可到渔村附近用餐,那里有很多家海鲜馆)。








越过了果园和米乡,我们来到了位于左边的鱼村。


 参观“正宗西刀鱼丸厂”,2位工人正操作机器将鱼骨和鱼肉分开。

热浪海滩(Pantai Redang)布满贝壳,孩子们拾得不亦乐乎。




停留归途中,在瓜雪排了半个小时的人龙才买到的榴莲煎蕊(Cendol Durian),可想象它的美味程度。听朋友说选择还蛮多的,如:南瓜、芋泥和玉米等。



这次的旅程还是错过了萤火虫,因天色黑沉,雨水降落。不过,我们4大4小(友人也是一家4口)都玩得尽兴。


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

重温琼瑶经典人物

提起琼瑶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很熟悉,她所写过的经典小说更不用我一一介绍。对于那个年代常爱做梦的少男少女来说,琼瑶小说几乎成为了她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我是一个不爱看小说的人,不管是经典,还是文艺。虽然不看琼瑶的小说,但是我挺欣赏她的文字,尤其是词。因此,我只看经典连续剧。


对我来说琼瑶的电影是很遥远的事,没什印像,男女主角如:秦汉、秦祥林、甄珍、林青霞、林凤娇,这一类的琼瑶经典男女主角,记忆好像是少之又少,那个年代我还是个幼童。

认识琼瑶经典应该是从80年代开始。算不上是琼瑶的电影/连续剧迷,因为不是每一部连续剧我都会喜欢,所以我会比较喜欢她“塑造”的人物。用“塑造”两个字来形容,因为觉得她所描述的人物多数不切实际,有些几乎只是在梦里才可寻获。女的要不都是楚楚可怜、太过善良、动人,就是天真、活泼、可爱、无知和任性;男的不只是深情、有些简直是“滥情”、自私、苛求的令人受不了。


而我个人是偏爱琼瑶后期的连续剧,要数以下这几部较合我心:


一簾幽梦
男主角~费云帆
这个角色几乎是所有女生梦寐以求的好情人、好丈夫,深情、体贴、浪漫、温柔、包容.....

70年代:
谢贤——他肯定不是我欣赏的类型,略嫌他和甄珍饰演的清纯、活泼、处处为人着想的汪紫菱,在外型上是格格不入。虽说故事里的男女主角的年龄差距是20年,不过还是觉得谢贤这个角色不够说服力。

后期:
刘德凯——还算不错,感觉是比较文艺、浪漫型的。
方中信(又见一簾幽梦)——当然演技派的方中信把这个角色诠释的最棒,成熟、稳重,这不只是大家公认的,还是我最喜欢的角色。



六个梦之哑妻
方依依——刘雪华饰演天生聋哑、美丽、大方、贤淑、坚毅的方依依,让人心都碎了。
柳静言——林瑞阳饰演,虽说是个有情有义的角色,但是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人物,略嫌轻浮。



梅花三弄之鬼丈夫
袁乐梅——岳翎饰演,快乐、深情、坚贞、倔强,这个角色蛮讨好的。
柯起轩——李志希饰演的男角算是不错,只是后半段的剧情必须戴着面具,觉得一张俊俏稚气的脸被遮掩了有点可惜。不过,男女主角的搭配是挺好的。



庭院深深
章含烟——刘雪华饰演,美丽、大方、善良、坚强,这个角色简直让我看得心疼死。
柏霈文——我不是秦汉迷,也不是很欣赏他的演技,所以在这连续剧里,我比较喜欢配角。
简非凡——林在培饰演,虽是配角角色,不过,我觉得他把这角色演活了,诠释得很好,有才华、有个性。

虽说看过这部连续剧好多遍,但是如果结局由我来写的话,肯定不会是大团圆结局,个人认为即便是男配角的郑亚历、高立德或简非凡都比起男主角来得出色,都能够带给女主角幸福,根本不需要委屈到如此地步。由始至终觉得男主角的角色缺乏说服力,对爱情的给予和付出不多,比起《一簾幽梦》的费云帆真的差太远了。



当然,琼瑶写过的经典作品实在太多了。如果大家很想回味这些经典,可到网上去或买光碟回家一一细心“品尝”。

2011年11月20日星期日

逛书展(世界书香展13)

从高处往下望,书展里人山人海。


还未去书展之前,说了这次不买书,结果还是买了。最近因为肝脏出了点小毛病,影响视力,无论远或近的事物都看的模糊,不想让眼睛太过操劳。

这2个月所买的书,还有和朋友结缘送的书,要等调理好身体后才能看了,不过,我能等吗?



这次去书展除了买书,还可参观佛教文物展和书画展,算是获益不浅。






好喜欢这“禅”字。



其实,逛书展几个小时是逛不完的,单单只是听讲座都够我跑几回呢!

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

好大的100令吉!

为了拿回“自己”的钱,这两、三天校方和家长如同迎战。

一)生平从未上过警车的校长,必须在警察的护送下领取现金巨额。校方还必须向学生做出解释:校长不是犯错,是去领钱。

二)学校保安必须提高警惕,以确保还未派发的现金高度安全。不晓得校长是否为自己聘请保安,家里是否置有保险箱?校长们千万要注意健康,无形的压力肯定增高您的血压。

三)老师们忙着分发现金,吃无定时,钱发的越快越减压,越安全。

四)我们的警察吃饱没事做,在这罪案频频的社会,保送比抓贼还要紧。不为什么只因我们的领导人实在有“智慧”了,还嫌现今的社会犯罪率不够高,多制造犯罪机会。

五)平时都不出现校园的家长们,这两天曝光力极高,由于孩子不同班级,有者必须跑校园几轮。跑几轮也算了,还要向公司请假、塞车龙、排人龙。

如果说这100令吉能够“催促”经济的成长(multiplier effect),那么这两、三天的人力、“失序”和损失应该也不少吧!我想唯一高兴的应该是银行的职员,除了算准银额外,至少不用每个户口去汇款(electronic banking),算是省回不少工作。

这100令吉实在够大!没有办法,因为那是您的钱,不拿白不拿,拿回是天经地义、天公地道,是天理。

(其实这100令吉真的不够给学校的电脑学费)

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

人生短暂,清欢难得

得知一位才五十余岁的同乡因癌症不治离世了。听老爸说他是忍受不了疼痛而死的。对于我们这些常人来说这点或许很难理解。

犹记得我还小的时候,他已成家。如今留下遗孀和几名孩子,虽说走的痛苦,不过,也应感安慰,至少孩子已长大成人。

谈生论死,无人不感慨万千。只要有此人身,无一幸免。不敢说自己已经看透生死,不过,无常倒是早已习惯。小时候家住坟墓对面,对于生离死别一幕知晓清楚,烙印脑海。从小就对生命充满疑惑与悲戚,还好经过岁月的洗礼、生活的磨练,再加上佛陀的教诲,终究明白这短暂的人生是怎么一回事。

此时此刻,很想念诗 :

细雨斜风作小寒,淡烟疏柳媚晴滩,入淮清洛渐漫漫。
雪沫乳花浮午琖,蓼茸蒿笋试春盘,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苏武——清欢)

好一句“人间有味是清欢”深深烙在我心。

对于现代人来说,每天庸庸碌碌地生活着,何时清闲醉心花、草、树、木,能够在喧哗的都市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?在这五浊恶世的年代,随着大环境的改变,到哪里才可觅得此种“清淡的欢愉" 的人生,完全不讲究物质,只求心灵的品味,平静、简朴的生活。对于凡夫俗子来说,如此高的境界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或许只有在午夜梦回时,当自己的心完全静下来时,才能够觅得的境界。


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

“Rojak”教育

“妈咪,这些数理课本(华语版)要拿去环保吗?反正弟弟明年可以借,这些旧的都不用了。”女儿问。

“是的,不环保要来做什么?”我即答即问。

“这样是不是很浪费?”女儿再问。

“何止是课本浪费,资源、影印墨水、人力(运书)、培训时间,总之统统都浪费了,还有就是浪费我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。旧的买了不能再用;新的英语版本买了还要自己教,自己不会教的就上补习班。要不然以后上了高中、大学怎么办?难道一半写英语,另一半用国语吗?半途而废、青黄不接.......” 心里唠唠叨叨。

喜欢就用英语;不喜欢就用国语,这是什么“rojak”教育?每三、四年改东又改西,以为我们的孩子个个都是语言天才吗?“能”!这种拿教育来开玩笑的方式,我看除了我国,再也没有别的国家会如此了。明年补习中心肯定又有好财路了,反正市场多着呢!多开几班英语教数理课,保证“猪笼入水”。

还好我这教科书是双语的(国、英语),一早给孩子打好基础,准备好以后上中学就不成问题了。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