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9日星期日

还有明天吗 ?

昨天,我从早到晚都守住电脑和外国电视频道。原因很简单,为了给上街和网上的朋友提供第一消息。

中午12时,还跟朋友通话,了解集会现场一片和平,欢乐声连连,有歌声、小提琴声,现场一片黄绿,如同进行嘉年华会。

(我相信多数的参与者都是诚意十足,拥着一颗爱国之心,抱着祈望来到集会,要不然也不会携老带幼一起出发,有者更是迢迢千里从外州到来。)

时间来到下午大约2.30,当净选盟的首领宣布解散后,心想:是真的吗?你们都做到了和平集会。庆幸,我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(当时是真有点难以置信)

就在此“安慰”时刻,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。随即电脑频幕出现 :后备部队发射催泪弹和发动水炮车,现场混乱的字眼。电视频幕上也出现了: Malaysia Protest fire tear gas and water cannon.....频幕的画面受到干扰,只听到外国记者的口述,被“有牌流氓”用暴力对待,摄影机也被砸了,记者必须用Ipad透过skype继续报导。

怎么会这样 ?不是宣布解散了吗 ?顿时满脑子疑问。回过神后,必须马上联络人在现场的朋友们,叫他们马上撤离去避难。

电脑频幕上一则又一则的消息传来:有人受伤、50枚催泪弹发射、警枪不见、警车撞人、有人跌断腿、老人跌倒、小孩被熏红眼睛哭不停、妇女跌倒求救、示威者被打等等的坏消息。心里头开始担心朋友们的安危。电话拨了又不通,更加担心,连忙寄出短讯,希望朋友们赶紧回电报平安。可是,现场电讯似乎受到干扰,后来才知道原来有关方面使用电讯干扰器,阻止现场人士与外界联系(据网上报导)。哇,这岂不是要弄出人命!万一真有紧急事件,怎么办?(果真闹出人命,这是我最不希望出现的画面)。

后来的后来,陆续接到朋友们的电话,知道他们“饱尝”催泪弹和水炮后,人还算平安,也放下心了。继续跟进现场情况,网上也有人辱骂镇压者;有人责备示威者,总之一如往常骂战连连。

昨天过去了,今天继续追踪新闻,有者“暗示”昨天所发生的事情是“另有内情”。

而我自己也反思地问:当一个国家走着两个不同的方向~领导者主张独裁、霸权;人民诉求、争取民主,在如此极端的状况下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当如此的情况走到决裂的时刻,受苦的会是谁?这次事件之后,会不会有更严厉的执法出现?人民的斗争会不会更加激烈 ?如此的情况继续下去的话,会不会增加人民之间的仇恨?而国家的未来......

如真走到这一步,我们的明天在哪里 ?我心寒之余,更不希望这一天的到来。


更多“惊人”的画面,请到youtube网站。

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

明天......

明天捧茶妹说:“阿细,我拿假去静坐。”
明天水果店Uncle说:“女儿你自己顾店,我要去静坐。”
明天律师朋友说:“我不见客,我要免费接case去。”
明天学生家长说:“为了我的孩子,我要挺黄绿去。”
明天一位师兄说:“我要静坐祈求观世音菩萨加持挺黄绿的烈士们,没有我不行。”
明天基督教徒朋友说:“主啊,愿您相随我左右。”

明天我对师父说:“师父,对不起,我在别处静坐,道场留回给您和菩萨。”

我对明天有期盼
我对明天有期许
我对明天有祝福

明天以后是否能改写?我想不到。

我只知道明天我声讨的不多,只是这样子而已.......


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

凌晨“一惊”

大约凌晨2.30,不远处传来阵阵狗吠和呐喊声。我是那种“醒睡”之人,猫经过屋顶都能惊醒的那种,随即叫醒正熟睡梦中的外子。

“从哪儿传来的声音?”问外子。

眯着惺忪眼睛的外子回应:“不知道。”

随着呐喊声越来越大,我俩便到窗前探个究竟。听不出是哪一种语言,不过,肯定是外语。突然,只见对面尾角一间屋子出现几个乌黑身影正在拉扯,附近的邻居也不约而同地打开门窗看个究竟。

他们大约纠缠了10分钟后,声音渐渐消失。不一会儿,2辆警车到来,手拿M16的警员从车上跳下,手执电筒在附近公园搜寻。家门前也来了2位手拿M16的警察站岗,看来情势紧张,我们也寸步不移站在窗前,外子还拿起手机猛拍过程。

随后又来了2辆警车和“黑车”,警察封锁现场,救护人员也随即到来把伤者抬上救护车。邻居们看情势已受控制,都纷纷走出家门问个明白。只见人群聚在不远处的事发地点议论纷纷。

后来,从隔壁的邻居那儿得知,原来是一起疑是涉及贩毒活动的纠纷。对面的租户(黑人)被3个残暴的印裔匪用玻璃刺伤,脸部和身体受重伤,不晓得是否遭遇不测。结果,警方逮捕2印藉匪,另1匪往树林方向逃脱了。

(今早醒来,还感头昏眼花,只想好好小睡一会儿)。

这些年来,“入住”我国的外来者日益剧增,听说有些因为政治因素还成了“有限期”的居民。而我们这些国民和纳税人除了“大发慈悲供养”(福利)他们,还要提心吊胆与关注日渐受安全威胁的社区,尤其住宅区的罪案率节节上升。看来想要有国泰民安的好日子过,真的难。

2012年4月9日星期一

半黄半青

下午到PS的水果店去光顾,PS正喝着下午茶,只有她的爸爸在柜台,打完招呼后,随口问道:“Uncle,你的潜水艇呢?”
(Uncle 早前做了一个“讽刺性”的潜水艇放在柜台)。

“是哦,eh, 你来得正好,要到哪里去买青色的衣服呢?” PS 的爸爸问道。

“Uncle,你也要上街吗?”随即问道。

刚好PS进门,惊讶地说:“爸,你不怕吗?”

Uncle回应:“怕什么?我是老人家,没什么好怕的.......”

“噢,Uncle 你真的勇气可嘉哦!” 我竖起拇指理直气壮地说。不过,还是好意地给了些忠告。

“都说不怕咯,你还是赶快告诉我到哪里去买青色的衣服。”

“Uncle, 你就索性穿半黄半青的衣服,够抢眼又不用怕被抓,还随时上报呢!” 我开玩笑地说。

“Huh,那不是更难找......” 看着Uncle 的样子,实在可爱。

(之前也跟一位兄长开同样的玩笑,问他何时把面书的照片换成半黄半青,结果真的出现了创意性的照片,不愧是艺术家)。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